?

标题

标题

内容

广东作家网 > 粤读粤精彩 > 会员新书架 > 沈涌 | 《网女缤纷》

沈涌 | 《网女缤纷》

更新时间:2020-12-03 来源:广东作家网

微信图片_20201203152442.jpg

书名:《网女缤纷》

作者:沈涌

ISBN 978-7-218-13825-1

出版发行:广东人民出版社

沈涌简介

沈涌,作家、学者、教授,华南师大中文系本科毕业,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硕士。广东省社科联主席团成员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先后在韶关大学、顺德党校任教。曾任顺德区委宣传部副部长,现任顺德区社科联主席。1996年获评高级职称,发表学术论文、文学评论、小说、散文1000多篇,共计400多万字。


网络时代的缤纷与无奈

——读沈涌长篇小说《网女缤纷》

朱佳发

世界原本就是缤纷的。当然,这取决于每个人的内心,倘若内心丰盈、辽远,则缤纷相伴,即便行色匆匆,一杯茶,一个深呼吸,都可以让你即时回到心平气和和泰然自若;倘若内心贫瘠、芜杂,则单调随行,即使光环笼罩,日子也会寡淡无味,乏善可陈。尤其在缤纷的互联网时代,一切可能和不可能竞相交织,一不留神,擦肩而过的就可能会是绝妙机会和巨大遗憾,行走其中,我们既可以游刃有余、八面玲珑,也往往寸步难行、身不由己。

沈涌先生长篇小说《网女缤纷》展现的,正是网络时代的缤纷与无奈。

小说以供职于一家网站的编辑艾洋为主线,全景式展现了互联网时代的经营生态、职场生态和文化生态。当然,作者最为着力的,是在勘探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。如果说经济方式,或者说经营方式的改变,正在让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和行为动向发生着质的改变的话,那么,文化,随着传播方式、领略方式和享用方式的改变,其思维方式是否也在发生着变化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时代命题:互联网时代的人们,究竟还有没有保存着思考的传统?文化,这个几乎被所有城市都称为是软实力的艳丽名词,在互联网时代,会释放更加斑斓的异彩,一路妖娆傲娇,还是会成为在逼仄空间悬浮的尴尬存在?

《网女缤纷》试图触摸和探究的,正是这一或许让很多人忽略的宏大命题。

对文化生态深入研究的灵魂人物,是桂局(也就是桂),一个学术型的官员,退居二线之后热衷于与一帮文化人交往,帮助、指导年轻人,帮忙策划一些文化大项目。这个桂最为让人敬佩之处在于,除了乐于担当文化引路人的角色外,他并没有停留在嘴皮子上,而是进行着社科联的重大课题《中国互联网文化生态》的实操;而且不遗余力奔走现场,从不停止对互联网时代文化生态的思考,并及时在微博和微信群里与人分享,从而感召着如艾洋一般的年轻人对文化的深层思考,而不是忙碌于对文化项目争取和运作的消耗上。桂的这个特质,在网络时代显得尤为难能可贵。

当然,诸君千万别认为这样一来,这部长篇就是道貌岸然进行着说教式的高深环绕,恰恰相反,作者十分清楚,这不是学术著作,而是小说,文学是人学,所有的思考和探究,都围绕人物的经历和故事展开。因此,这是一部好看的小说。至于怎么好看,读者的眼光应该各有千秋。

小说始终以女一号艾洋,这个身处互联网风口浪尖的职场女性为主线,将珠三角一个叫水城的城市里的官员、企业家、作家、滴滴司机、小老板、个体户巧妙串连,从他们各自的思考、奔波、奋斗的故事中,让读者感知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的日常轨迹和人情冷暖。

好,小说既为《网女缤纷》,那我们就从三名都有留学背景的现代都市年轻女性开始说起:艾洋,李韵,汪丽丽。

艾洋知性而有活力,有着与她年龄不太相称的少年老成般的成熟,一心为水城网的生存和发展尽职尽责、贡献智慧,是一个难得的职场好手。这个从英国爱丁堡留学回来的海归,身上并没有什么忸捏的洋气,相反,其踏实做事和善待底层市民的优良品质,以及崇尚文化的良好传统,让人觉得这就是个土生土长的邻家女孩,阳光、上进、新潮而善良。

艾洋的善良体现在与理发店何庆兰阿姨一家的相处,对滴滴快车司机温志发的帮忙,对从湖北老家来水城打土的同时,寻找同母异父哥哥的张红梅的帮助上,并最终以张红梅成功找到哥哥圆满落幕。

这里面有一个本书最为出彩,也最有人情味的故事,必须在此提一下。也因为,张红梅要找的哥哥,居然正是艾洋的男友梁子亮。

那一年冬天的某个清晨,老梁的企业大门放着一个婴儿,身上有一纸条,写着:拜托梁总。

就这样,老梁便将这个婴儿收下,膝下三女无儿的梁总,将小梁视为己出抚养成人。

小说最终以梁子亮母亲与艾洋视频通话,对被自己遗弃的儿子说了一句话:“我看见你耳朵下面的那颗痣,认出你了。你好就行,不要理我。”艾洋拿着手机,使劲摇醒了梁子亮收尾,使整部小说溢满温情的力量。

这温情的力量其实就是文化的力量。小说里的几个年轻主人公,几乎都有留洋经历,但他们回来之后的所做作为,却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他们对人情的温暖和爱。从这点而言,《网女缤纷》所要探究的文化生态,网络时代的人情世故就是十分重要的文化土壤,因为她是渗透到骨子里头的文化传统。

另一位年轻女孩李韵,除了留学期间养成的爱喝咖啡的洋习惯,其他一切也是“土生土长”。她有一个当副市长的父亲,却从不声张,更不以此目空一切,高高在上。相反,这样一个新兴女性,却有着以品质取人的价值取向,从他与何庆兰阿姨的儿子何春雷这个底层小伙交友,足见一斑。

汪丽丽则有着更多我行我素的洒脱,从上海大公司到与水城一衣带水的深圳,这个都市女孩感性而活泼,对婚姻没什么概念,只想活出个性和自我。

这三个女孩在深圳的会面,是新一代知识女性的前沿碰撞,也是都市年轻女孩的家长里短,一切融洽而愉悦,自信而执着,犹如在她们喝早茶时不知不觉升起的朝阳,不为人知地辉煌和灿烂着,就像她们随身而带的绚丽青春,朝气蓬勃。

当然,在她们洋溢的青春芳华、家庭背景、知识储备、职业起点等光环的背后,依然有一批凭着一股韧劲默默打拼的都市底层人群,这些人的起步不一样,走的路子不一样,但努力与自信如出一辙,想要更好的生活是他们的出发点和归宿:一直绻缩在电脑城修电脑的雷志超是这样,一度掉入传销误区的士多店老板蔡是这样,曾经误入歧途的张红梅是这样,滴滴快车司机温志发是这样……

此外,不算底层,也多少有些脸面的一批人也是这样:残疾人作家王思是这样,网络作家尼秋和李桂花是这样,一直想拍一家大企业影视的文之丁是这样,一直着迷于双创教育的艾洋前男友于东风是这样,那个总在论坛上忽悠的张教授是这样,来自北京中关村的网络出版人韩平是这样,甚至创意园老板洪志宏也是这样……

这恐怕也是构筑网络时代文化生态所需的人情基石:谁都不容易,谁都在打拼,谁都离不开谁。其实,所有时代的人情都如此,所不同的是,网络时代的人情,在更为精彩的同时,可能会遭遇更多的无奈,网络时代的缤纷与无奈,就这样不知不觉地与这座经济活跃的城市里的人们如影随形。

而毫无疑问,作者之所以在思索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活的同时,将大量笔墨倾注于各色人等的生活状态和思想动态,以此展现网络时代的人情世故,恐怕就想诠释一个简单的道理:无论时代进入什么阶段,无论经济发展方式变得怎样,人情温暖始终是一座城市最为动人的内核,或者说,个人品质永远是网络时代最为缤纷的底色。

(朱佳发,佛山市顺德《珠江商报》编辑 )


浓墨重彩地展示大湾区城市的非常魅力

——沈涌长篇小说《网女缤纷》读记

■覃炜明

读完长篇小说《网女缤纷》的时候,我已经回到广西老家休息。我躲在山城那一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子里,把手机调为飞行模式,用整整两天时间感受小说呈现的我熟悉的大湾区生活。

太精彩了!这是我读《网女缤纷》的第一个印象。我熟悉的城市、熟悉的人物、熟悉的场面,还有那些熟悉的创业故事!串联起来,演绎出去,展示了一个湾区城市的魅力。这里充满生活质感和思想深度!这里为人们实现各种梦想提供了充满想象的空间,提供了充满动感的可能。生活在这片熟悉的地方,阅读小说,感觉小说为我们展示了亮丽的风景,提供了文字的、形象的佐证!

《网女缤纷》以海归剩女、网络媒体人艾洋的工作、生活朋友圈为线索,展现了生活、工作在大湾区形形色色人物的奋斗、思考、兴奋、迷茫、渴望、选择、出路、退路……这些人物当中,有地方官员、自由撰稿人、大学教授、文化创意人、培训者、大小老板,还有滴滴司机、普通店员……可能因为我与作者熟悉的缘故,对于小说中的人,我甚至看到了真实人物的影子,他们从事的工作、他们的言谈举止、他们关联的故事,都让我想起工作生活中曾经遇到的这样那样的真实人物。

小说语言个性化、生活化,生动可读,韵味丰富,鲜活地演绎着人物的学识、人物的思考、人物的智慧。这“红楼梦式”的写法,让人在阅读过程中有亲临其境、如见其人、如闻其声的感觉,让人感觉小说人物更加有血有肉,故事更加可信,形象更加可亲。来自生活,源于作家对生活的细微观察;高于生活,源于作家对人物生活的环境际遇有比较到位的了解。

小说的人物各具特色,典型性强。作品构建了一个人物群像图,用群体人物演绎现代社会,展现缤纷生活。主角他们自身的故事,小说并没有做过多铺张和叙述(很多人物是中途出现或是稍纵即逝,让人看到大湾区各色人的生活追求),但是,对于贯穿全书的人物如艾洋、李韵、梁子亮、桂局、吴有为、张红梅等,作者都写得有血有肉,有根有源。

同样是海归,艾洋和李韵,有相同又有不相同。艾洋对工作对生活充满热情,工作中的才情,作为大龄女对异性的细致感觉,都写得非常到位。尽管她和梁子亮的关系有点若即若离,但最终二人还是走到了一起。这个人物际遇,也是大湾区很多海归的际遇。李韵也是海归,她和艾洋比较,不拘小节,独立,自信,是比较立体的现代都市女性形象。

至于桂局和吴有为,一个是官员,一个是网络媒体的老总,他们两个人,桂局好像在引领小说中的各色人物(包括小说读者)去认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。而吴有为作为水城网的老总,更多的是呈现互联网+背景下的新媒体竞争。两个人物,一个沉着、理性,一个焦虑而富有激情,写得活灵活现。

我比较留意的是那个叫张红梅的人物。这个人物在小说差不多写到一半才突出表现,但是她的故事开始就有伏笔。她的母亲是一位女工,早年来珠三角打工,未婚先孕生下了孩子,这个孩子就是艾洋的男朋友梁子亮。梁子亮被当时工厂的老板老梁收养,出国留学,接受良好教育。张红梅为了看一眼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,从湖北神农架的农村来到大湾区。这个人物的出现,通过她的经历,展现了艾洋、李韵等小说中其他人物很难经历的底层生活。她不但目睹了形形色色的内地和湾区的灰色生活,甚至也隐瞒了自己的身份,和一个警察同居、“谈”恋爱。她的出现引发了水城网的一次危机,这个危机让李韵不得不离开水城网。小说以这个人物终于离开水城、回去录下了母女对话的视频留给梁子亮作为结局。如果从小说的故事性可读性来说,张红梅带出来的故事,比艾洋看到的和参与的那些事情,所展现出来的大湾区,更真实、更底层、更立体。?

沈涌是从粤北韶关来到珠三角的作家,当过大学教师、社科学者,坚持写作,著述甚丰。珠三角作为中国前沿地带的发展及其文化内涵,是他多年关注的对象。长篇小说《网女缤纷》直面人生,托出一个激情四射、缤纷五彩的大湾区文学世界,构建了当今中国前沿区域的亮丽风景线,富有力度地表明了大湾区魅力的必然性。

(本文作者覃炜明:顺德《珠江商报》编辑)



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网 申博现金网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
太阳城注册开户 申博支付宝充值 申博代理开户合作登入 申博现金网
盛618官网 申博app下载 申博娱乐 澳门星际赌场
申博游戏平台 太阳城亚洲 网上百家乐 申博游戏网址
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网址 申博现金网 ag真人娱乐